透视 高以翔事件 :资本出逃后的综艺窘境

透视 高以翔事件 :资本出逃后的综艺窘境

本报实习记者/郭梦仪/记者/张靖超/北京报道

11月末,明星高以翔的逝世引发了舆论关注,对于综艺背后的资本问题也因人注意。《中国经营报》经过多方采访了解到,《追我吧》在美国原版综艺中本是素人运动员,但在国内制作时却换成了明星。因为明星的流量更大,更能吸引现在挑剔的广告主。

前几年,如真人秀、观察类、选秀等综艺节目在中国遍地开花。但近年来随着文娱影视行业显出低迷态势,商业在广告上的投入影响着综艺节目的制作。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广告营收最好的湖南卫视在今年下滑得较大,很多综艺因为没有资金支持,即便签了艺人也只能作罢。包括北京文化和华录百纳等靠综艺收益颇丰的上市公司,也在2020年开始抽身。

记者了解到,目前依旧是艺人团队把持着综艺制作一半以上的成本,这个综艺产业链上包括舞美、剪辑、摄像、艺人服务、营销、视觉等各类玩家,只能瓜分剩下不到五成的利润。

《追我吧》的疯狂

据接近浙江卫视的行业人士透露,《追我吧》节目模式是从美国引进的,改动不大。随着《奔跑吧》声量渐低,浙江卫视对于该节目十分重视,导演组是原《奔跑吧》的人马。不过,美国的原版节目参加的是素人运动员,而到了中国为了吸引观众才改为明星,因此对于明星来说挑战很大。 这次出事,《追我吧》的广告商vivo立刻撤资了,有可能节目组还要赔钱,但具体也要看合同的情况。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对此,记者采访了vivo相关负责人,其不作回应。

与前几年资本追着综艺跑不同,今年,综艺节目制作则较为被动。

据统计,2020年上半年共计有95档综艺在播,其中网综有49档,台综46档。而在2020年,共有197部网络综艺在互联网平台播放,播放量总计552亿次,台综数量则只有149档。

今年是综艺寒冬,很多时候项目筹备一年多都起不来。大家其实都卡在找资金。我知道今年很多项目艺人都签合同了,但是找不来资金,就直接黄了。 鲲鹏金翅文化传媒公司负责人徐鹏表示。

鲲鹏金翅是一家专注于娱乐营销推广的专业创意服务型公司,徐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综艺制作周期分两种,一种是边录边播,比如《偶像练习生》,自己作为营销宣传进项目的话提前一两个月即可。还有一种是集中录制,比如《热血街舞》和《奇葩说》等节目。这是为了节约资金,舞台搭建完后开始录制到结束。

但在这之前,拉赞助是核心。一位不愿具名的接近电视台业内人士表示,一些文娱板块的大公司一般会在前期录样片和筹备时就对项目进行投资,而这批公司的前期投资情况也是后期赞助商考虑是否参与的核心因素。不过,因为经济下行,投资的减少,包括湖南卫视在内的电视台广告收益下滑明显, 湖南卫视是卫视台中广告经营较好的了,但今年的广告收益与前几年相比下降很明显。 该人士表示,本身卫视台的广告创收就主要靠综艺节目和活动,因此今年卫视台的晚会筹备较多,也是希望拉回一些广告收入。而综艺方面,除非十分看好的综艺节目或者收视长红的 综N代 ,比如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浙江卫视的《王牌对王牌》等,否则项目很难拉到投资。

(责任编辑:牛牛群官网)

本文地址:/jiufenxiuxian/20200629/8092.html

上一篇:一日双箭 我国成功发射 一箭六星 下一篇:炒 入富 再炒 入摩 雅高控股暴跌98%再回仙股